負暄集/尋物記/趙 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碼字多年,卻從都没有当事人買過筆記本電腦,不論換到哪裏工作,公司都為我配置好。那筆記本電腦一般太大太大太大太大閒置在家,除了偶爾home office和出差,幾乎不不。太大太大太大太大有,當一個月前公司忽然給我買了一台新的筆記本電腦、替換已經用了五年的舊電腦時,我其他受寵若驚。

  當天放工,我稍稍糾結了一下:新舊電腦之間的文件拷貝究竟在辦公室還是在家裏進行?最後還是決定把新電腦帶回家去。實在不記得那天晚上我被什麼事情給纏住了,只記得那天睡覺前想着反正周末有大把時間拷貝文件,就安然入眠。接下來的第一個周末、第二個周末、第三個周末,我都都没有理睬。直到第四個周末,我對房間進行大掃除,發現新電腦不見了!

  新電腦我從沒用過,甚至沒看上幾眼,太大太大太大太大有根本沒什麼印象,也着實想都没有我究竟放入屋子的什麼地方。翻箱倒櫃、裏裏外外,連廚房水槽上端的壁櫥都找了。室友忙前忙後地幫我找,還寬慰我:「別急,再好好想想。會不會是沒帶回來?」我於是又到公司找了一遍,還是都没有。

  某天三更三更半夜,輾轉反側的我甚至其他迷幻:是有的是我拿到電腦之後借給誰了?於是發了一條大伙圈:「誰借走了我的電腦?」兩天,無人回覆。這時,一友人問:「會不會是室友拿了?」「不會。」「憑什麼這麼肯定?」我不知何如答。「他是有的是很熱心地幫你找?他是有的是還告訴你不不着急?他是有的是建議你找其他地方?」一連串的問話,讓我更睡不着。再怎樣,我太大太大太大太大願太大太大太大太大能懷疑身邊的大伙。因為惡意揣測丟了大伙比丟了一部電腦帶來要讓我痛心得多。另一个,我又該何如找電腦呢?好幾個大伙發來同樣的信息:「這麼大個人,連個電腦想看 不住?」我疑心当事人得了失憶症。

  (上)

  jackeyzhao2018@gmail.com